欢迎访问亚洲城ca88手机网页版_ca88亚洲城会员登录|ca88亚洲城官网,请 注册  | 
网编争霸赛

配色:

字号: 18

第六十六章 风雨欲来,黑白难辩

小说:黄粱梦醒      作者:凤花飞雪      更新时间:2019-03-15 09:00      字数:3932
  宇文邕眼中的光芒,仿若外面的昭阳,炽烈而光明。“不过,虽然我们现在还不适合与宇文护正式开战。但是,可以先小规模的试探一二。毕竟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胜。我们知道他权大,却不知道他手中的力量到底有多少。如果不知的话,他日,难免判断不准确。”

  “可是,如果打草惊蛇了呢,何况宇文护不是蛇,而一头猛虎野儿狼,是会吃人的。”杨坚可是没有忘记过,五年前,先帝(宇文毓)冒然行动,惹火了宇文护,差点直接逼宫谋反。宇文护是何等精明之人,更何况他的耳目遍布宫内外。要想完全瞒过他,几乎是痴人说梦。

  对于杨坚的忧虑,宇文邕岂会不懂。“我们两个人,自然是不会动的,朕指的是那些他不知道的,暗中之人。听说,自从一个月前,宇文护娶了那个与般若姐容颜神似的舞女之后,可是日日与她花前月下,好不惬意啊。英难历来难过美人关,这个时候,或许他会有所松懈。”他的松懈,便是他们试探他的好机会。

  被他这么一说,杨坚的心也有所动摇了。启动暗中之人,就算事情败露,他们也可以推得一干二净。再说了,就算是看在先皇后的嘱托份上,只要没有实证,宇文护应该也不会对付他们。毕竟,他是伽罗的丈夫,是先皇后的妹夫。

  先皇后生前,最是疼爱伽罗这个妹妹,宇文护多年来对伽罗也是关爱有加。五年来,伽罗可是时常过府,去探望小丽华呢。

  最终,杨坚思虑再三后,他点头同意了宇文邕这个提议。然后两人,开始商谈起这个试探的计划来,必要让破绽越少越好。

  圣上摒退了伺候的人,只余王内侍与洪内侍两人守在殿门口,随时听候召唤。而其他人,则都被摒退了。望着殿门口宛若两个门神的公公,一个小太监一边修剪花草,一边偷偷观望着。距离太远了,他听不到圣上与杨将军在说些什么。

  不过,他们在殿内说了这么久的话,恐怕是......小太监想到这里,立刻脸上露出一副肚子痛的神情,一手捂着肚子向旁边与他一起修剪花草的人看去。“小德子,我肚子疼得厉害,我先去方便一下。你帮我看着一会,我马上回来,千万别让王公公知道了。”

  他一副疼得眉头紧皱,偏偏又不放心地往殿门处望去,一副怕被发现的怂样。被唤作小德子的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太监。听到他的话,看到他疼得那个样子,便好心地放行了,“去吧,快点去吧,快点回来,不然让王公公他们发现了,我可管不了你。”

  小太监点点头,捂着肚子飞快地往茅厕方向跑去。一跑离他们的视线范围,他肚子也不捂着了,眉头也不皱了,肚子也不疼了。他飞快地往茅厕方向而去,在门口处停了下来。他抬头看向旁边的树,“咕咕咕......”发出一阵鸡叫声,好一会,一个黑色的身影从树后绕了出来。

  小太监来到黑衣人面前,道:“去禀报哥舒将军,今日杨将军与圣上密谈了许久,还摒退了所有人。奴才怀疑,他们近日可能有所动作了。你让哥舒将军,早做防范。”

  黑衣人点点头,一言不发地转身就离开了这里。小太监说话之时,一直环顾着四周,声音也极小。就是怕,被其他人发现了。他们这些潜伏在宫中的探子,彼此之间也是不知道身份的,只知道上下线接头之人而已。在这宣政殿里,哪些是自己人,哪些不是,他也不清楚的。

  他还特意进了茅厕一会,再重新出来,用鼻子闻了一下,果然衣服上沾染了些许的臭味。然后,他才回到花圃的地方,重新开始修剪花草。他身上些末的臭味,引得身旁的小德子皱紧了眉头。“你掉茅厕去了,身上怎么这么臭?”

  “还好吧,你有些浮夸了?”小太监与他嬉笑打闹着。

  又是半个时辰之后,殿门才重新打开,杨坚出来了。他一出来,就脚下不停地离开了宣政殿。王内侍他们便转身进了殿内伺候,王内传一进入殿中,就朝宇文邕走去。“回圣上,刚才只有那个修剪花草的小林子曾经离开过。听他和小德子的对话,他应是去了茅厕。”

  宇文邕此刻正负手背对着他站着,听到他的禀报,也只是淡淡说了一句,“以防万一,你立刻找个错处,把他打发到外殿去,以后不得近朕之身。同时,通知我们的人,暗探宫内外的情况。尤其是太师府与哥舒将军处,看看他们有何异动。”

  “是,圣上。”王内侍与洪内侍拱手领命而去。

  同时殿外花圃处,小德子一边悠闲地修剪着花枝,一边小声道:“你恐怕已经引起王内侍他们怀疑了,你还是自动犯个小错,调离这里。”

  “不会吧,上个茅厕,也会被他们怀疑?”小林子有些不相信地道。

  小德子头也没有转过来,淡淡地道:“刚才你离开后,洪内侍曾经朝这边看过一眼,我觉得他可能已经起疑了。就算你不走,恐怕他们也会很快找个借口把你调离。与其等他们发落你,不如你自己主动犯个小错。这样的话,说不定,还能打消了他们的疑心,还有回来的一日。”

  小林子听到这里,咬了咬牙,道:“好,你以后精心看着,我一定会尽快回来的。”

  两人小声说完之后,小林子便又跑去了茅厕。等王内侍与洪内侍出来的时候,正听到小德子在斥责小林子,“这么一会功夫,你跑茅厕两趟了。是真的吃坏了肚子,还是想借故偷懒啊。”

  小林子仰起头,“理直气壮”地道:“我没有偷懒,我是吃坏了肚子而已。”

  “谁知道你是不是装模作样地在演戏啊,你平常偷懒的事情可没少干。你与别人一起干活,我也就不管你了。可是你与我一起,我就得说你。想把活都推开我,是不是?”小德子双手插腰,一副就要与他干架的样子。

  小林不甘示弱,也卷起了袖子,眼看就要打一架的趋势。

  这个时候,王内侍和洪内侍走到了他们身后,“小林子,小德子说得不错,刚才本公公也看到了。大家吃的都一样,怎么会只有你吃坏了肚子,分明是想借机偷懒。”王内侍尖细的嗓音在身后响起,吓得小林子差点一个跟头栽进花圃里。

  本来,是不会的,可是紧接着洪内侍的突然呵斥,把小林子吓得成功栽进了花圃里。这么一倒,顿时把花圃里一大片的花草都压折了。等他七手八脚地从里面爬出来后,发现两位公公的脸色已经比锅底还要黑了。洪内侍道:“小林子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压坏圣上的花草。”

  “本来你偷个懒,本公公大度,只想小惩了事。”王内侍道,“不过现在嘛,小林子,你就去火房待一段日子吧。刚好,火房那里,正缺个烧火的太监呢。”火房,顾名思义,是专门提供宫中各处柴火与炭的地方。那里常年灼热,在那里当差,哪怕你白如美玉,也能烧成猪肝色。

  这还是次要的,日日夜夜与炭炉柴火在一起,热得要命啊。这可是个苦差事啊,哪里比得上在御前伺候修剪花草等这么悠闲自在的。小林子一听,立刻沮丧着脸,转身低着头要走。不过,没走两步,他又折了回来,悄悄地向王洪两位公公各塞了一个银锭子。

  “公公,奴才想尽快回来伺候圣上,和两位公公。”

  王洪二人收了银子,便立刻变得慈爱了起来。“在火房好好干,指不定什么时候本公公心情好了,再把你调回来。”

  对于他们悄悄收了银子的举动,小德子装作没看到,继续修剪着花枝。小林子塞了银子,有了他们的保证,便高高兴兴地离开了这里。

  王洪二人往另一处走去,等离开他们的视线之后,才摸出银锭子一副欢喜得不行的样子。王内侍道:“想不到,这小家伙还挺懂事。”

  “他会不会有问题啊,他一个小太监哪来的这么多银子?”洪内侍有点不放心地道。

  王内侍笑着道:“管他有没有问题,反正他以后也回不来这里了。任有他天大的本事,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来。这银子啊,是不拿白不拿。”

  听他这么一说,洪内侍放心了许多,原来他一开始就不想让那小林子再回来了。这样的话,就算有问题,也祸害不到圣上与他们。贪财之心,人皆有之,不过他们心里拎得清楚。贪点小财无碍,不过,可不能因小失大。

  所以,不管那小林子有无问题,他们都不会让他再回来了。他们高高兴兴地收了银子,然后就继续回去当差了。

  小林子简单收拾了一个包袱之后,才离开宣政殿没一会,在一个拐角处就被人拉了进去。小林子一看原来是认识的人,顿时拍了拍胸膛。“你要吓死我啊,我差点以为是圣上派人来杀人灭口了呢。”

  来人也是一副小太监的打扮,看着像后宫伺候在娘娘身边的太监。“小林子,宣政殿你是回不去了,从现在开始,你明面上在火房待着,暗地里开始监视皇后娘娘。尤其是皇后宫中的人来火房,你要特别留意,跟他们打好关系,知道吗?”

  “奴才知道。”小林子正了正色,认真地回道。

  来人话说完之后,就转身离开了那里。小林子这才整了整衣襟,去火房报道去了。

  宫中的人,哪个不是人精啊,是人是鬼,都难以一时分辩清楚。这便是步步为营,如履薄冰的皇宫。小小的太监,宫女,都不能小看。否则,他日,你极有可能会毁在这些平常看不上眼的小人物手里。那边,小林子一离开,就立刻有人补上了他的位置。

  太师府,哥舒收到宫中传来的密语之后,便立刻来了太师府。他一进门,还没有见到主上,就看到一个小小的粉色身影正朝他冲来。一看到粉色,哥舒还不等看清人脸,就掉头要跑。这是他多年以来练就的本能反应了,千万不能让那小家伙缠上,不然倒霉的准是他。

  他想要掉头逃跑,那个小家伙动作快得狠,很快就抓住了他的袖子。哥舒苦笑一声,“强作欢颜”的慢慢转过身去,他知道,自己跑不了了。

  那个粉色的身影正是丽华,她一过来,就看到了哥舒叔叔,结果哥舒叔叔一看到她就掉头就要跑。于是,她加快了速度,“哥舒叔叔,不许跑,否则我向爹爹告状去。”

  哥舒一转过身来,便看到小小的人儿,正双手插腰气呼呼地看着他。仿佛只要他一跑,他便会倒大霉的样子。成功吓住了他抬起的脚,慢慢放了回去。哥舒笑眯眯地看着小丽华,“小公主,属下才一日没有见您,您怎么就越长越可爱了呢。”

  那神情,那态度,要谄媚就多谄媚。然后丽华道:“蹲下身来,仰头跟你说话,脖子好累。”一听她说累,哥舒立马蹲下身来。他这么一蹲下,丽华就不用仰头看着他说话了。然后,她附在他耳边小声说着,不知道在说什么。

  只见哥舒的脸色由红转白,白里透黑,最后黑得发紫。

  而恰巧看到这一幕的般若与宇文护,顿时忍俊不禁了起来。般若觉得好笑之余,还有点好奇。“阿护,丽华做了什么,把哥舒吓成了这个样子。哥舒可从来不曾怕过任何人,就算是在你面前,也是恭敬大过恐惧。为什么他一看到丽华,就像兔子看见了老虎似的?”
(快捷键←) 上一章节 回黄粱梦醒书目 下一章节(快捷键→)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发表评论  |  打开书窝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
QQ客服:93772450
Copyright (C) 2011-2016 www.meng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违规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声明:本站所有的作品、评论和资料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亚洲城ca88手机网页版收藏书库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粤ICP备16045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