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亚洲城ca88手机网页版_ca88亚洲城会员登录|ca88亚洲城官网,请 注册  | 
网编争霸赛

配色:

字号: 18

千千结:第十四卷  第十四卷:第三章

小说:爱与浮生之千千结      作者:舒涓      更新时间:2019-02-11 20:18      字数:4988
  过来两个西装笔挺的男子,其中一个毕恭毕敬地说:“暮雪小姐,晚上好。”

  萧暮雪正笑得没形,忽见有人打招呼,忙绷好端庄的神经。这人是谁?不熟。

  “我是杨棠,我们见过的。这么快你就不记得我了?”

  “杨棠?杨棠……喔,是早上买花的那位?”萧暮雪躲开姚梦芽伸向自己腰间的手,正经问道,“您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找我有事?”

  杨棠做了个请的姿势:“我家大小姐想见你。”

  “您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大小姐又是谁?我的联系人里没有叫这个名字的。”

  “一个多月前,你从劫匪的枪下救出的那位孕妇,是我家大小姐。她想当面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噢,是她。她可好?”

  “很好。她生了个女儿,已经满月了。”

  “萧暮雪!”叶寒川铁青着脸,扯着嗓子喊,“你过来!”

  坏了!我忘记这茬了!萧暮雪吓得直往君无双背后躲。哪知君无双并不准备当她的防空洞,闪身到旁边,她躲了个空,被叶寒川逮个正着。

  “一个多月前?劫匪?枪下救人?他说的可是你脸肿胳膊受伤的那次?还敢骗我们说是你自己不小心给撞的!你长了几个脑袋敢跟劫匪叫板?不想活了!”

  萧暮雪搓着双手求饶:“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我也是不想你们为我担心。再说事情已经过去了,还提它做什么?”

  叶寒川使劲敲她的脑袋:“错了?只是错了?生死攸关的大事,你一句错了就想搪塞了事?我求求你,每次做决定之前能不能稍微考虑考虑自己,或者考虑考虑我们?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叫我们怎么办?你说,我要怎么办?”

  萧暮雪被敲得脑袋发晕,只乖乖忍着,一声不吭。

  君无双慢吞吞地说:“谎言总会有拆穿的时候。这真是至理名言。”

  萧暮雪恨恨地说:“姓君的,别得意,迟早跟你算账!”

  姚梦芽捏住她的脸,咬牙切齿地说:“那你的账呢,要怎么算?我现在给你留点面子,晚上回家再收拾你。”

  萧暮雪叫苦不迭,对着杨棠一顿喊:“都是你!跑来多事!你告诉你们家那位大小姐,我救她不是想她感激我。要是当初知道她这么多事,我才懒得救她,害得我朋友跟着担心。你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别在这儿惹我烦!”

  杨棠背后的男子脸色大变,似乎想要动作,被杨棠眼角的余光看了回去。

  萧暮雪又是一嗓子:“还不走?等我请你吃饭!”

  杨棠也不生气,还是温吞的样子:“你不赴约,我就不走。”

  “你烦不烦?我都说了几百遍了,我不去!她若要谢我,就把她想给我的东西捐给孤儿院,我乐意提供孤儿院的地址。”

  “这个我做不了主,你可以亲口跟大小姐讲。”

  “拜托你!从我眼前消失好不好?没看见我已经快被人拆了重组了吗?”

  “你不赴约,我会很难做的。暮雪小姐,现在工作这么难找,我一家老小还靠我养活。你也不想我丢了饭碗吧?”

  “我不想为难你,可是你也别为难我呀!我是真的不想去!”萧暮雪见三个人中竟有两个对自己怒目相向,剩下的那个也面色不善,心想:就目前这个情况而言,我还是走为上策。等稍晚些或者明天再见,他们的气也该消得差不多了。这主意不错,就这么干!她清了清嗓子说:“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跟你走一趟,我总不能害你丢了工作。”

  杨棠绅士地弯了弯腰:“感激不尽。”

  萧暮雪蹭到叶寒川面前,拽了拽他的袖子,可怜兮兮地说:“别生气了!我去去就回,你等我回来?”

  “我才不要等你!”

  “等我啦!你和梦芽都去君少那里,晚上我负荆请罪。”萧暮雪又笑眯眯地拉住姚梦芽的手说,“你是最爱我的了!真舍得不理我?”

  姚梦芽气道:“懒得理你!注意安全,快去快回。”

  萧暮雪装腔作势地行了个礼:“是,长官!”她对君无双做了个鬼脸,小声威胁道:“好好安抚这两位大人。要是我回来他们还在生气,我拿你是问。”

  君无双叹道:“你就知道欺负我。”

  萧暮雪笑得奸诈:“总得有个人让我欺负呀,不然我不憋屈死了!认命吧流氓先生,这辈子你都休想逃出我的魔掌!”

  君无双笑了笑说:“快去吧,人家等着。”

  萧暮雪对叶寒川和姚梦芽比了个求放过的手势,跟着杨棠上了车。车门一关上,她长长地舒了口气,拍着胸口自语道:“还好还好,撤离及时,才没伤及性命。”她见司机板着一张门神似的脸,识趣地收了声,安静两秒后又说:“我晕车厉害,请开慢点。”

  “晕车?”杨棠的手在她面前晃了晃,轻声说,“那就好好睡觉。”他的话音刚落,萧暮雪就靠着他迷糊过去了。“开慢点,让她多睡会。”

  “是,少爷。”

  杨棠放平萧暮雪的身体,把她的头枕在自己的腿上。他抓起一把头发扫自己的脸,还不时用白净如玉的手指去戳那浓密的长睫毛。“我总以为,这世上除了我,再没什么有趣的人了。没想到,被我逮到一只。你说,她醒了会不会骂我?”

  “不会的。”

  “为什么?”

  “她若知道了您的身份,绝不敢对您不恭。”

  “也是。她到现在还不知道我是谁。”杨棠摸着下巴说,“我得好好吓吓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

  “您高兴就好。”

  窗外夜色迷蒙,雨下大了。

  汽车停在一座别墅前。司机拉开车门,弯腰去抱萧暮雪。

  “别碰她,我来。”杨棠抱起熟睡的人,脚步轻快。

  司机显然被他的举动惊住了,原地呆了很久。

  灯火辉煌的大厅里,坐着一个容貌秀美,正专心看书的少妇。她见杨棠怀抱着萧暮雪,也吓了一跳:“你这又是闹哪样?可从来没有女人在你怀里睡过觉。”

  “如你所见,她是个例外。”

  “你喜欢她?”

  “不可以?”杨棠放下萧暮雪,脱下西装扔在沙发上,“这衣服穿得我难受死了。”

  “我说,你对女人的热度从来没超过半个月。算我拜托你,这姑娘是我和孩子的救命恩人,你就放她一马,行不行?”

  “能让我有半个月的热情就已经很不错了。要是端木家的男人个个都是痴情种,那这世上得有多少姑娘要哭瞎眼了。一人独宠,不如雨露均沾,这样她们才有机会接近我,得到她们想要的东西。”杨棠拍了拍萧暮雪的脸颊说,“你把她弄醒,我换身衣服去。”

  那少妇把书扔到沙发上,颇为无奈地说:“这才过了几天,就又多了个即将被抛弃的女子。”她从一个密封的盒子里拿出一张纸巾盖在萧暮雪脸上,顺手拿起茶几上的梨慢慢削。一个梨还没削完,萧暮雪就醒了。她拿掉纸巾,揉了揉酸涩的眼,涣散的目光无意识地四下张望。

  “你醒了?”少妇看看削好的梨说,“吃个梨?”

  “谢谢,我不吃。这是哪儿?”萧暮雪捶着肩膀问,“杨棠呢?”

  少妇指着那个门神司机说:“那儿呢。找他有事?”

  “我说的不是他,是跟他一起的那个人。”

  少妇笑了:“他不叫杨棠,叫端木剑锋。杨棠是你身后那位。”

  “端木剑锋?那你是?”

  “上次你在银行救的那个孕妇就是我,端木柔。剑锋是我的弟弟。”

  “端木柔,端木剑锋……端木……这个姓氏好像在哪儿听过。”

  “端木云端是我爷爷。”

  “端木云端?就是那个缔造了端木家族的端木云端?”萧暮雪打量房间里的摆设,“传闻中端木家族纵横黑白两道,且富可敌国,看来是真的。”

  “过誉了。”

  “既然有如此厉害的家世,那他干嘛要用杨棠的名字?”

  “可能……可能他只是突发奇想,觉得好玩。”

  萧暮雪心想:冒名顶替,真够无聊的!

  从旋梯上下来个身材修长的男子,边走边整理白衬衫的袖口:“醒了?睡得可好?”

  “你是谁?”

  “我?我姐姐刚才已经介绍过我了,这么快又忘记了?”

  “端木剑锋?你冒充杨棠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样子。你换脸了?”

  “你这么说我就当是你夸奖我的化妆术已经达到以假乱真的水平了。”

  “假的就是假的,永远也真不了。”

  一个小男孩端着点心进来,身影有几分眼熟。

  萧暮雪盯了他片刻,叫了起来:“小玲珑?”

  小玲珑偷偷对她眨了眨眼,放下点心躬身退了出去。

  “这孩子怎么在这儿?他爷爷呢?”

  “他是端木家的佣人,我的小跟班。至于他爷爷嘛,在这儿呢。”端木剑锋指着自己的鼻子说,“我那老人家的扮相是不是惟妙惟肖,毫无破绽?佩服吧!”

  “是挺佩服的。话说回来,你家大业大,却装成连花都买不起的落魄人和乞讨者,到底为了什么?该不会又是因为好玩?”

  “答对了!”端木剑锋坐进沙发,打了个响指,“姐姐说你很有意思,我想验证她的话是否正确。如此而已。”

  “结果呢?你可满意?”

  “非常满意!你确实有趣。”

  萧暮雪神情冷淡:“有趣?任意践踏别人的善意,你还觉得有趣?你是有多空虚,才会做这么无聊的事?”

  端木柔的目光落在萧暮雪的脸上,久久没有挪开。

  端木剑锋皱了眉头:“我只是偶尔想换个生活方式,有什么错。”

  “没错。不过,你戏耍了我,就错了。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戏弄我,我并不觉得只是因为好玩。原因?告诉我真正的原因。”

  “原因嘛……”端木剑锋咬了一口梨说,“你是我们端木家的恩人,我们本该好好报答你。只是,介于端木家的特殊地位,我们不得不多个心眼。刚好我最近无事可做,想找点好玩的事来打发时间,就顺便测试测试你的人品,试探试探你救我姐姐的动机,看看你有没有资格成为端木家的座上宾。”

  萧暮雪冷笑道:“这有钱人的脑回路,是跟我们普通人不一样。就连践踏别人善心的行为,都可以说得如此冠冕堂皇。今儿我算是开眼界了。”她对着端木柔弯了弯腰,“大小姐,我当初救你,不过是看你有孕在身,不忍心孩子受到伤害。你若念我的好,以后就不要再以此为由叫我出来了。我虽然不像你们那样每天要事缠身,可我也需要养家糊口,也很忙的。告辞了。”

  端木剑锋跳起来,一个箭步挡住去路:“不许走!”

  萧暮雪冷眼相向:“端木少爷这回不装穷卖富,改弦易辙演强盗了?还不许人回家了?”

  “你……你对端木家了解多少?”

  “你希望我了解多少?了如指掌?一知半解?还是一无所知?”

  “起码你应该知道我们端木家是怎样的存在。”

  “然后呢?你才有理由怀疑我救你姐姐别有用心?”

  端木剑锋语塞。

  “得了吧端木少爷,不是所有的人都像你这样无聊的。我对你们端木家的了解,只停留在传闻的层面。你大可放心,我从来没想过要跟你们家扯上关系。”

  “可是现在已经扯上关系了。”

  “你可以无视我的存在,而我在走出这道门之后也会立刻忘了你,这关系就到此为止了。”

  “难道你不想跟着我,做我端木剑锋的女人?”

  萧暮雪用奇怪的眼神看着端木剑锋,嗤嗤笑了:“我说你啊,到底是有多自恋?你是能生孩子,还是拯救了地球?竟如此自大!做你的女人?就你这种只知道算计而不付出真心的人,对不起,本姑娘看不上。”

  端木柔的目光越发难以琢磨了。

  “你说话小心点!从来没人敢这样说我!”

  “凡事总有例外。”

  “你不怕我?”

  “怕你?我为什么要怕你?一,我没想过要攀上你端木家这根高枝;二,我更没想过要依着你端木剑锋飞黄腾达;三,你这种不务正业的纨绔子弟,压根就进入不了我的视线,又岂会怕你!”

  端木剑锋扔掉梨,眼里有了寒气:“喂,别以为你救了我姐,我就不能拿你怎么样。”

  “那你想拿我怎样?”

  “萧暮雪!”

  “在呢。有话就说。”

  “你!你……”

  萧暮雪嫌弃地挥了挥手:“懒得跟你这种高高在上,不懂人情世故,油盐不进的人浪费唇舌!”她抬腿就走,走到杨棠身边又折了回来,右手往端木剑锋面前一伸:“拿来。”

  端木剑锋不解:“什么?”

  萧暮雪板着脸说:“当然是钱了。今天早上的花,我就当是你照顾我们老板的生意,给你打个折,收你六百八好了;晚上给那孩子的钱,具体有多少我没太在意,总之不会少于三百元。再四舍五入算是利息,你给我一千,我们之间的账一笔勾销。”

  端木剑锋眼里的寒气变成了笑意:“你是当真的?”

  “谁有精神跟你废话!快点给钱。你给钱,我走人。咱们两清。”

  端木剑锋拿出几张美元递过去:“不好意思,只剩这个了。”

  萧暮雪接过钱,对着灯光照了又照,自语道:“端木少爷如此家世,应该不屑拿假钞糊弄别人。那,我就笑纳了。”

  端木剑锋也学着她的样子把手一伸:“拿来。”

  萧暮雪飞快地把钱藏到背后:“干什么?抢钱?”

  “你还要找我零钱。”

  “我身无分文,哪来的零钱?”

  “没零钱是你的问题。你起码还差我一百元。你不是说要两清吗?那就把该给我的都给我。不然,你就留下来陪我。”

  萧暮雪的目光在窗前的花束上盘旋:“这插花是谁的手艺?很不错嘛。只不过,还可以更完美。”她调整花枝的距离,调换花的位置,又抽了几枝颜色鲜艳的出来:“这样就好了。”

  “我让你找钱,你摆弄那花做什么?”

  “你这花经我这么一摆弄,价格起码要贵一百五。我今天心情好,就大方让你了,你不用再找我钱了。”

  “你敢戏弄我!”

  “岂敢!跟你的所作所为比起来,我这连开胃小菜都算不上。走了,后会无期。”萧暮雪挥了挥手说。

  端木剑锋扣住她的手腕:“你站住!”

  “拿开你的手!”萧暮雪的声音陡然寒冷如冰,怒气在她的眼角眉梢晕染开来,漆黑的眼珠宛如深不见底的幽谷,“端木家的男人原来是这么没教养的?随随便便就对一个女人动手动脚!”

  端木剑锋心下微动,即刻松了手。

  萧暮雪厌恶地直甩手:“端木少爷,不管你们端木家有多了不起,你有多厉害,可对女性该有的尊重,还请别忘了!”

  端木剑锋面色泛红,颇为尴尬。
(快捷键←) 上一章节 回爱与浮生之千千结书目 下一章节(快捷键→)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发表评论  |  打开书窝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
QQ客服:93772450
Copyright (C) 2011-2016 www.meng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违规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声明:本站所有的作品、评论和资料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亚洲城ca88手机网页版收藏书库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粤ICP备16045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