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亚洲城ca88手机网页版_ca88亚洲城会员登录|ca88亚洲城官网,请 注册  | 
网编争霸赛

配色:

字号: 18

188 众望所归

小说:独行者的夕阳笔记      作者:篝火      更新时间:2019-04-16 07:54      字数:3210
  

  阳历5月底,傍晚,古华见依梅打来电话,应了一声,就见依梅带着哭腔说:“爸,我明天就回来,回来住几天。”那声调情深似海,有万般依赖似的。古华心想,早干啥去了?可见依梅如今落泊到何种程度!还是爸爸是座大山。

  古华是够坚强,可是难隔一天下午不胃痛,不时还牙痛。那仅剩的左上两颗边大牙看来活得不耐烦了,有时痛得如受大刑,大叫一声也无剂于事,当然也痛得睡不着觉了。好在点穴、吃药每每两三个小时就好转了。生老病死,寒热酷署,人生奔劳,心苦身苦,这个世界不好玩。

  依梅真的回到爸爸这里了,穿的服装被爸爸称为奇装怪服,说我都不好意思带你出去。依梅说好像我不是你的女子。好在她带的换的衣服自然一点。

  早起后,依梅主动给爸爸洗衣服、倒尿壶,用剩下的钱总是交给爸爸。看来有转变了。

  下午,古华总会去后面遛遛,碰见农家楼边院场几个老乡,见他们谈论张老二,就是张娟的爸爸,说此人啬皮、自私、不为人云云。古华心道,悬乎!这个过年给他煮汤圆、平时尊敬他之人原来是个不受邻居待见的人,可对他古华还不错。古华由此感到,自己的威望不平常了。

  古华坚决要依梅去市医院抽血化验检查身体,并请黄德芹陪依梅去。作为松鹤养老的服务员,黄德芹与主管郑女士把古华用车接来松鹤山庄后,先后辞工离去。因拉进一个入住老人可奖800元,黄德芹因此得一笔奖金。古华曾开玩笑说:“你把我当商品卖了800元,我感觉很不自在,你把我娶进门又很快把我抛弃!”逗得黄德芹格格大笑。

  依梅去年回来时,就感黄德芹亲切,一直保持联系。也许是女子希冀母爱的天性吧。这次黄德芹陪依梅去市医院,又趁机用了古华医保卡里700多元钱。这样先后共用1500元以上。不过,她回来后取现款还古华,古华仁慈,只收了400元。那么就只用了古华医卡钱1100多元。

  依梅顺便买了荔枝果回来给爸。古华胃口不好不爱吃,说:“这么多,你去给服务员阿姨们发个吧!”依梅说:“我还不如给黄阿姨吃!”古华说:“给我们的服务员与给黄德芹哪个更有价值?你在为人处事上太幼稚了,只从自己个性角度考虑,作为有知识的女儿,你给服务员阿姨们,她们会觉得你亲近,你也可以说,请你们照顾好我爸,可你有这点为人处事的知识吗?”依梅虽然有转变,但买东西依然太随意,很幼稚。

  检查的结果,依梅没有难治的性病,一切指数正常。这就好。

  依梅又去黄德芹家玩。不过依然是在不停地耍手机以对付无聊。

  她真的很无聊,只知吃喝玩乐,没思想,反感佛家音乐,对任何文章不感兴趣,不懂爸爸威望为何高?对有身份的人不敢惹爸爸翘嘴不屑,在她的境界里,不敢惹就是指打架。不懂得还会有别的原因。古华给她讲道理,她顶嘴的声音更大,强词夺理。这使古华记起依梅原本就是这祥的,不温柔、性格硬、身懒、无毅力。

  古华真感到教育、转变-个人太难了,这一代年轻人玩完了。大多数年轻人所谓的长一岁懂事一点,不过是多了一点歪理。早年古华就有阅人的体会,无知不要紧,只要有自知之明,但问题是无知的人往往自以为是。

  不过,黄德芹小儿要拉扯依梅在他家睡。依梅说:“我要回西安了,回去跟爸爸住。”算是又转变了一项知识。要是以往,临别之夜还要在外混宿呢!

  依梅早起上卫生间解手也耍一面手机,古华听见声音说:“解手就不专心,长此以往会得便秘的,吃饭也不专心,一面耍手机,会得胃病的,我说你们现在这些青年人后果怎么得了?”唉,被摧残的中国后代呀,还妄谈复兴中华!

  “我头痛,”依梅说,“洗头感冒了,还没吹风。”古华叹道:“人生最旺年龄你却洗头就能感冒,我也是服了!”

  依梅因何搞得这般免疫力差?不过,依梅返回西安时古华给了1100元,之后不打算再理她了。父女俩睡一个屋时,依梅也不可能有那好心、大爱去与古华同床温柔。所有的女子对别人可淫浪,但在古华面前总是装正经,装纯洁。在古华的人生经历中,从来都是。这是为什么?他气质太正气了吗,他老了吗?

  依梅原本说早起赶不上汉中去西安八点半的高客,准备中午走。古华叫她一早走,五点多天就亮了,去等这里过路的车去市里,还来得及,早晨凉快。但山庄前门五点多还不便开,便从后门送依梅去一候车点。古华的电动轮椅三挡正好与常人步行的速度一样,可依梅却跟不上,可见她不正常。

  候车点,二人来得最早,还无别人。稍许,就见一较胖年轻人骑摩托而至,问:“这么早,去高客站还是火车站?我带你。”古华示意依梅回答:“高客站。”古华说:“我认得他,去吧。”依梅便上了小伙的摩托。其实古华对那小伙子印象生疏,只能估计大概是黄得芹住那居民楼里的,当今这社会,让这样一个人带依梅,会带到哪里去?古华的心态是:随便。

  松鹤山庄并非只有养老项目,事实上只是个幌子,以此民间积资与套取政府资金支持。当初食品企业垮台,便企图转产于养老项目以补救,现在企业被承包人搞得有了起色,便又看淡了养老项目。今天,古华见动员所有人员将“养老”字牌用“职工公租房”等字样复盖起来,并要所有服务员人等装扮成食品企业职工住宿,并挂起了“热烈欢迎上级领导莅临…”根据诸种现象综合推断,肯定是省一级领导下来,自己又作得远不够标准,只好弄虚作假,以求得上级资金支持。

  看看外面那去年动工,挖了那么大的基坑修养老楼,搅拌机至今摆在现场已生了锈还没续工,没钱继续吗?几千个会员积资几千万元钱都在哪去了?而实际用来投入的不过一点儿小修小补费用,专把现场摆在那等候套取国家资金吧?套来的、不断的民间新积资,钱都在哪去了?

  中午,古华驾车外出,路过下面林荫道,炊事员、服务员们正在两边楼房一楼各房间作假,门前挂衣服、床上摆东西,以显示住满了工厂职工,职工福利好,住房也漂亮。女服务员老胡过来对古华说:“今天这里不准过路,如果碰见上面来的领导人问你,你就说是旅游的。”那口气诚惶诚恐,像皇帝要驾临似的。

  “滚你妈的!”古华本能地第一反应,大骂道,“试试看,还不准过路了?!是公司领导要你们这样说吗?把我们当什么下等人看了?你们作的高尚事吗?好好给我说我还可以配合你们,这种态度拿来对我,试试看!”惊呆了所有人。这个大文人,善人,说翻脸就翻脸,有点吓人。

  古华骂着驾车而去。

  古华午睡时上级领导到了,只随便瞟了瞟那些两天辛苦作假的现场。

  晚上,老胡受到扬东东批评:“多嘴,哪个叫你对古老师说这些话,他装旅游的像吗?作好你自己的事。”老胡请扬东东代她去给古华道歉。

  王丽按例进古华屋打扫卫生,对古华说:“她们不满老人服务轻重不同,工作分配不公平,而工资却一样。我说我服侍老季一个人相当护理两个的工作量,老季又爱哭得太叫人心烦。扬冬冬就说我叫苦,那就轮流换人护理。叫田丽来换我护理你。”其实这事扬冬冬昨日已来对古华说过了,冬冬有事就找古华讨主意求方法。他知道王丽舍不得离开他古华,说:“其实我不适应其它那些个服务员,素质太低,也只有你才能听懂我讲的一些人生、社会道理。”

  翌日早,王丽进古华屋。古华直言说:“你干嘛要诉那两句苦嘛,护理两个人就嫌苦了,那若正规地一人护理五、六个或八、九个老人呢?虽然有的老人超出了低级护理,你们本应多拿护理费,可现在你们的工作量远远还没达到饱合,所以对你们超级别护理不加工资也合理嘛!”

  早餐后,古华回屋,见王丽正在卫生间给他洗衬衣,在偷偷地哭。洗毕后拿出去凉晒。古华叫王丽进来。

  她进屋坐在床沿。古华说:“老季爱哭确实人人讨厌,但我们只能适应理解,我再给扬冬冬说说,就不要换人了。我只适应你。”

  王丽顿时哭得泣不成声。“我只是……随口一说,冬冬就……全盘否……定了我……就要换……我。”止不住的哭泣。

  “说者无心,都是平常女人,听者有心。她怎么能理解你是随口一说?那我给冬冬说我不换人。”

  “算……算了,别说了。过一会儿……就好了。我也只……是在你面前…忍不住哭。”古华,作为一个被护理对象,主管、护理员都视他为可信赖的精神依靠,宛然他不是被护理的老人,而是她们的领导。这角色的自然转换,不简单啊古华,你是凭超凡脱俗的境界赢得的威望,而你却是一个爱说笑话的人,却不是造作出来的,那反倒会被人反感。就是说笑也恰到好处,没半句闲言碎语。
(快捷键←) 上一章节 回独行者的夕阳笔记书目 下一章节(快捷键→)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发表评论  |  打开书窝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
QQ客服:93772450
Copyright (C) 2011-2016 www.meng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违规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声明:本站所有的作品、评论和资料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亚洲城ca88手机网页版收藏书库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粤ICP备16045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