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亚洲城ca88手机网页版_ca88亚洲城会员登录|ca88亚洲城官网,请 注册  | 
网编

配色:

字号: 18

猎夜篇:校园七大不可思议  章六十:情人节新年篇:命运无法拒绝(上)

小说:猎夜      作者:日辰      更新时间:2019-02-11 18:34      字数:4583
  接下来,我们来玩一个游戏。

  每个人轮流讲一下自己认为最黑暗无助、即使不停的寻找底线也无法接受的事情。

  怎么,害怕糗事被人挖掘了。还是遵循内心的负能量涌现了。

  他颤抖着睫毛,斑驳的指尖磨砂着一个个笑容诡异的木雕人偶。

  「你们,不敢说了吧?」这话并不是从他口中说出来的,而是内心的想法。少年握紧一个上世纪舞裙的少女人偶,将她鲜艳的红唇往脸颊边用力一抹,只见那受潮的深木被染上了浓重的颜色。

  她的名字叫名遥,渴望爱情,却从热恋、相濡以沫到深跌辟谷遍体鳞伤。她希望能有一段真挚的感情,即使像至尊宝和紫霞仙子一样。虽然最终是错过,但至少爱过。刻骨铭心轰轰烈烈。不枉人生一遭。

  「这世上,谁没有了谁都会继续活下去。什么永不相离弱书三千都是小孩子玩的把戏。你应该醒悟过来游戏人生才对。」

  他说的似是挑衅到也是安慰。像模像样的替木偶名遥擦了擦根本不存在的眼泪。

  拍了拍身上的灰,少年将名遥放在一张破烂的床上。虽然说是破烂,但确是一些洗干净的牛仔布,这对于少年来说,已是上天的恩赐了。

  视线转移到床上的另一只木偶身上,蹲坐的长发人偶。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凭借周围阴郁的气氛也不难看出。

  这只人偶气质很丧。

  「沛多,你要做个绅士,既然有lady坐在了休息的位置上,你就要主动让开知道吗?」

  像哄孩子一样,少年摸了摸沛多的头,却又忽然感觉脚下一丝冰冷。牢狱的温度他早已习惯。虽然脸上依然温润,但光裸的脚掌早已变成铁板模样。厚重的脚镣让他忘记了走路和移动。下意识的抱紧了沛多,他想让那个孩子多感受一些温暖。至少比他要过的强一些吧。经历了家暴与亲人手足自相残杀,才成就了这样阴郁的沛多,拜那些胡闹且肆意妄为的父母们所赐。

  「正是因为恨,才有爱啊。感情是件多么美好的事情,期待越多失望越大。沛多,你要沉浸在失败里,不然怎么感受到希望的甜蜜。」少年捂着眼睛哈哈大笑起来。顺势抱起了其余几个木偶蹲坐在墙边的角落里。

  而牢狱之外,总有一些上流社会的人,对这样肮脏的少年冷眼旁观。

  “父亲,那个哥哥在做什么?他为什么要跟人偶讲话。”天真的男孩拉了拉父亲的军袄问道。虽然少年只是口型并没未发出声音。

  男人很是不屑,他向来对那些乞丐团伙没什么好印象,本来不想带儿子进来,谁知他却偷偷的跟了进来,那些没用的丘八真该一枪毙了。

  但面对质疑问题,作为一名合格的父亲来说,却不应该逃避。因为孩子的好奇心总是最重的。

  男人一撩斗篷蹲在了男孩的身边。替他整了整白净的衣领“小亮乖,你不应该来这种地方。那个人的脑袋坏掉了千万不可以学他!”

  诸葛亮听了父亲的话后有一丝迟疑,却没有反驳。因为他知道父亲向来说一不二。不过没有关系,真相他会去寻找的。

  看着狱中少年红着脸举起一只残疾的人偶,诸葛亮的眼中甭发了奇妙的异彩。简直太有趣了。

  男人知道这孩子从小天资聪慧,倒也没多说什么,立刻吩咐手下带他出去。并嘱咐再不许他进入这里半步,否则自缢提头来见。

  虽然这命令是这样下了,军人们定是提起了百分之一百的精神盯梢,但…谁又能阻止的了诸葛亮想做的事情呢。

  即使这是后话了。

  “你为什么不跟我说话呢?”小小的诸葛亮穿着一身宽大随从衣饰疑惑的凑到元歌跟前,只见他一个劲的摆弄着手中的名遥和美绯,丝毫当他不存在一样。

  这样日复一日,直到某天他不小心碰到了淑强(残疾木偶)后,元歌终于抬起了眼。似有不解,还捎带一些愤怒。虽然他不可能去和诸葛亮发火,但他还是感受到了他矛盾的心里。因为上天赐给了他一个绝佳的头脑啊。

  「少爷,这里不适合你,你不属于这里,不要再来了。」这是元歌第一次和他说话。虽然是无声了,却依然让他欣喜。

  他很快的便读懂了他的唇语。

  “我们应该可以做朋友吧?”小心的试探着,诸葛亮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做。可能是他快要离开了,从小到大一本一眼虽然父母控制不住他,却鲜少碰见这样好玩的事情。

  听到了这句话,元歌惊讶的抬了一下眼眉,他自己是何等货色。如此肮脏还配得到友谊吗?、紧接着,诸葛亮从怀中掏出了一只歪七扭八的木偶。虽然刻的不如元歌做的精致,但它却身着一身华丽的衣裳。带着星星点点宝石蓝闪耀。腰间别着一颗深红色的水晶。那是他8岁得到的生日礼物。他平生第一次感到不好意思,木偶这种东西即使脑子再灵活,不勤加练习也是有心无力。他左手摊开人偶送到元歌跟前,右手挠了挠头。

  “我做的不好,但是木偶的衣服我很用心挑选的,是隔壁的张麽麽替我缝上去的。”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或许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吧。诸葛亮就觉得,他怀中的那些木偶,虽然个个活灵活现却并不合适他。所以,他一定要送他一个最好的。

  元歌不知是怎样的心情接过那只人偶,他只觉全身血液沸腾,仿佛不知从哪来的一股力量。虽然人偶的面容有些颠簸。但他却认为这是他见过最美的人偶。

  这个男孩瞬间犹如一股光芒照射进他的内心,温暖着四壁的牢房。这种待遇是他从未体验过的。

  看他的肢体反应诸葛便知他很喜欢这份礼物,那一天他笑的很开心,更是让元歌把那份深深的笑意藏进了心里。如沐春风。

  从小到现在,他一直都是普通的家庭,但父母姐姐对他一向很好,家庭和睦幸福。他以为会一直下去。

  直到有一天…

  小小的他和姐姐被人拐走,他以为,他们都可以获救。因为父母是何等的牵挂着他。爱着他。

  “姐姐不要哭,父亲母亲一定会来救我们的。”小小的孩童撕开衣角擦干女孩的眼角。全身散发自信的光辉。

  或许他从未想过坠落,也是从那天开始,他的心开始变得毫无温度。

  蹲在矮小的铁笼里,他瞪大着眼睛看着他敬爱的父亲母亲含着眼泪抱着赎金接过他的姐姐,甚至不敢去看他一眼、他的手戳进了铁皮中被刮的遍体鳞伤。

  却没有流出一滴眼泪。希望也就从那一刻开始支离破碎。

  “为什么…?”

  “为什么?哈哈,男孩的赎金当然要比女孩贵了。”那黑胡子不怀好意的上下打量了一下他“谁让你多个器官呢?”便是这一句话,就让年幼时的他颤抖不已。也正是那九年,让他彻彻底底的体会到了什么叫真正的人间炼狱。

  他被迫被挑了一根手筋,这几年来身上的新伤换旧伤一遍一遍的复发。那些人被迫他把自己弄得不人不鬼的样子去街上乞讨。偶尔带回的码子丰厚还能多口馒头吃。直到有一天,他终于在街上遇到了他的家人。看他们一家人和和美美的从自己眼前路过。姐姐变得非常漂亮。母亲依旧年轻还多了一些韵味气色不减当年。

  父亲左手上带着一只巨大的纯金镯子。看样子,他的家现在是发达了。原来没有他,他们依旧过的很好。

  他终于忍不住眼泪流了下来。疯狂的追着他们。却如同追着泡影。他大声的喊叫终于引来了他们的回头。

  “咦,这是哪来的小乞丐。”他的母亲虽然没有嫌弃他,但却已经认不出他了。

  “去去去,一边去。”母亲都认不出儿子了,何况粗心的父亲呢?

  但这三个人之中,只有他的姐姐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了。她突然间想起了那双眼睛,仿佛带着深仇大恨一样。她不由得拉着洁白的裙摆往后退了几步。却被父亲挡住了。

  “宝贝女儿,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啊,没事啊父亲,我只是…”她又抬头小心的看了他一眼“我只是觉得他太可怜了。”

  说着,掏出一张10元的钞票随意扔到了他的碗中。便赶紧拉着父母离开了。

  他盯着那张纸币看了好久好久,仿佛可以将它烧穿一样。真的很久。

  比如说,现在他已经在这间监狱里待到成年了,依然看着那张纸币。元歌摸了摸下巴,那上面不知不觉中已经长满了胡须。自从他那次追着家人跑街,回去后便被人剪去了半截舌头。这也是他为何从不开口的原因。

  直到那个人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他。乞丐团伙早已被歼灭,那些伤害他的人不复存在。他以为,他会一辈子呆在这个狭窄的牢里。因为他已经无法复仇,无法寻亲。毫无追求。

  但,就在那个时候,诸葛亮却出现了。

  给了他一个救星般的人偶。每次抚摸人偶,他总能想起那个男孩的笑容。光芒万丈,仿佛茉莉花开间的芬芳。又想起那人轻轻的扶起淑强(残疾人偶)。他便下定决心为那人偶取名为‘淑芬’。再次无声的念了几句‘淑芬’,他沉默而阴暗的世界,忽然明亮生动起来。

  他这些年逐渐沉浸于制作傀儡的机关,曾经的自卑依靠精致的傀儡脱胎换骨。傀儡说话,就像自己说话;傀儡起舞,就像自己起舞。他不断尝试,最终制造出惊人的作品:无可挑剔,栩栩如生,正是世界上另一个完美无暇的自己。

  “无欲无求,笑口常开。”

  “本就没什么永恒,又何必在乎后悔”

  第一次尝试用淑芬讲话,便大获成功。但他讲完后却又有些变扭的笑了出来。没想到用傀儡讲出来的语调竟然有些贱贱的。随后又摇了摇头。什么贱,分明是这些年的阅历吧。

  既然一定具备了一定的力量,那么接下来。

  *

  “该出戏了。”

  摇晃着酒杯,诸葛亮的视线凝固。这些年来,他可谓是风生水起,无论魔道机关,智谋兵法,样样都是第一。是军队里公认的‘军师’,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天才。

  虽然他的计谋很多时候不被人理解,但还是保持了毫无例外的全胜纪录。这更是令那些想信却不敢信的最终还是臣服了。

  “你在说些什么呢?”赵云不解。谁让他的战友总是能一鸣惊人呢。

  “没有。”很快的隐藏了内心的想法,他起身往赵云的桌子上放了一摞文件。这些年他们战无不胜,但那贩毒团伙却一向猖狂的很,本来那头头与他乃是同门兄弟,却因不甘于万年老二的位置非要与他争个你死我活眉眼高低来。

  不过,眼球一转,他便有了一个绝佳的计划。想到周瑜气急败坏跳脚的模样,他就开心的很。

  但开心归开心,有些人反正是高兴不起来了。赵云不敢置信的看着他的计划,好不容易把周家逼到贼窝了,为什么要放过他们反攻远路。还小家子气的去当什么卧底。赵云虽然一向横冲直撞直来直去的。却也能看出其中的一些模样。

  这倒是让诸葛亮黑线一地,“撤退也是战略,喂,你那怀疑的眼光是怎么回事?”

  再说了,他可是从不做没有绝对胜算的事情啊。

  好不容易打发了赵云,谁知这张飞又吵着闹着过来了,也是对他反驳了一番。虽然这些人面子上和内心是信任他的,但却又对志在必得的事物起了疑心。诸葛亮无奈摇头,什么时候才能遇到一位真正意义上相信着他的人呢?

  “智商太低会传染,离我远点吧…”挂着冷汗推走张飞,世界才算真的安静了。

  头疼,每次夜里,他总会失眠。虽然拥有天才的头脑。但总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被他遗忘了。究竟是什么呢。

  今天的他,会去那个毒窝里的舞会卧底,早已穿上了一身淡黄色的西服革履。来回抚摸着口袋上的小颗红色晶石,总觉得这东西好看的很,好像他从前也有一块,只是不知道放去了哪里。

  彻夜深思熟虑,但他依然忘记了答案。

  当他配置好衣内暗器后,赵云再次推门而入。看到他先是一惊。随后便道:“你准备妥当了?”

  他戴上了金丝框眼镜,将较好的丹凤眼完美遮住。“当然。我易容很快的。”

  赵云却有一丝的迟疑“我看不然,还是我跟你一起去吧,一个人太危险了。”

  诸葛亮易容的手在空中抖了一下,但他却装作没事一样继续揉捏着那团面皮。此时镜中的他已经看不清是他了。

  他却丝毫没有畏惧,正面的站到了赵云的面前。

  “你是谁?”

  赵云是个愣头青,从不会对他说这样的话,即使是在战场上遇到危险,他会去救他,但绝不放软话。

  何况…诸葛亮感谢的看了一眼那摞资料。那计划中可是一字一句写的清楚的很,诸葛卧底在前,赵云埋伏在后。也就是说,

  他们两个本身就是一同前去的。又何来这样的说法。防备的看着眼前的‘赵云’。诸葛亮旁敲侧击往他脚下掷了一枚烟雾弹。

  一瞬间,明亮的房间乌云密布。

  他快速的躲到了暗道里,想看那人的下一步棋如何继续。

  “这是…”

  结果出乎意料,烟雾消散过后,站在那里的哪是誰。分明是一只制作精细且高大的傀儡人偶。

  它腰间深邃的红色刺痛了他的眼睛同时也翻涌着诸葛亮的记忆。

  「生命绽放于战场,璀璨,却仅限于你的眼中。」

日辰 说:
祝大家新年大吉
(快捷键←) 上一章节 回猎夜书目 下一章节(快捷键→)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发表评论  |  打开书窝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
QQ客服:93772450
Copyright (C) 2011-2016 www.mengx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违规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声明:本站所有的作品、评论和资料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亚洲城ca88手机网页版收藏书库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粤ICP备16045618号